ETF
2022/11/14

投資美國公債ETF與直接買美國公債的差別為何?

直接投資債券 ETF 或是直接購買債券,哪個比較好呢?哪個能讓現有的預期報酬長久穩定呢?本文主要從風險、報酬、配息三個角度來作探討。

ffaarr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近來美國債券下跌,美國債券到期殖利率即預期報酬增加,有不少人開始希望買進債券,讓資金獲得相對穩定的預期報酬或配息。

那麼直接投資債券 ETF 或是直接購買債券,哪個比較好呢?哪個能讓現有的預期報酬長久穩定呢?本文主要從風險、報酬、配息三個角度來作探討。

債券 ETF 的優勢之一是可以分散不同債券的信用違約風險,因此本文直接探討幾乎可忽略信用風險的美國公債與美國公債 ETF,來更集中於了解兩者之間的其他差異。

此外,對台灣人來說,持有美國公債都有匯率風險,這點兩種投資方式相同,而因通膨讓實質報酬降低的問題也是兩者都存在,所以本文中都僅簡單提到而不再深入探討。

一、 直接買債或債券 ETF 的基本差異

直接買美國公債持有到期時,投資人在特定時間以特定價錢與到期殖利率,買進個別的公債,最後持有到期按票面價格拿回錢,是較為單純的投資方式,也可以依需求多配置幾支不同到期時間的公債(即債券梯),來分散一些利率和再投資風險。

而一般美國公債 ETF(後面會詳述特別的目標到期 ETF)會買入符合收錄標準的所有公債,再定期更換新的債券。

有些 ETF 有限定天期,例如 VGIT 就是一支持有 3-10 年中期公債的ETF,它只會買進還剩 3-10 年到期的債券,債券的到期時間不足 3 年的時候,就會在指數定期更新時賣出,再換上一些美國政府新發行的 3-10 年債,或原本超過 10 年期,但當下到期日已不到 10 年的公債。

有的 ETF 是沒有限定天期的,例如 GOVT 就是一支持有各種天期美國公債的 ETF,但它同樣不會持有債券到期,會在債券剩下不 到1 年的時候賣出(因為不到 1 年的債券,性質已類同於現金),換上新發行的債券。

ETF 與直間買債的這些基本差異(是否大量持有債券與是否持有到期)就影響到兩者的許多特性。

二、 虧損風險

有一種看法是,買債券 ETF 有虧損風險,而直接買債券沒有。這種說法反映一些事實但也不完全對。

首先,如果是短期下跌的風險,直接買債券和債券 ETF 都一樣會有(債券 ETF 會下跌就正是因為所持有債券下跌),也就是說,直接買債券如果要在還未到期時賣出,一樣會有虧損風險。

那麼持有到期呢?這點的確是直接買債券的優點,只要買進當下到期殖利率為正,持有美國公債到期,就一定不會虧損,但如果是債券 ETF 就沒有完全保證。

不過,如果拿同樣平均到期時間的債券和 ETF 相比,持有與到期年分同樣的時間,債券 ETF 要虧損的機率也是非常低的。

例如現在美國公債的到期殖利率大約 4%,有兩種選擇,一是買一張 6 年後到期的公債,一是 3-10 年中期債券 ETF,平均到期年限也是約 6 年,同樣持有 6 年,直接持有公債一定不會虧損。

但 ETF 要虧損也要很罕見的走勢,也就是這 6 年初期債券大漲利率大幅下降,拉低新加入債券的預期報酬,然後快到 6 年的時候再利率再大幅提昇,讓債券大幅下跌,這的確有可能發生,但機率並不高,而且如果持有的時間更長,它只會代表暫時的而並不是永久的虧損。

先從實際運作的角度來說明。有一種說法是,因為債券持有到期能確保不虧損,而債券 ETF 不會讓債券持有到期,所以會在下跌時賣出債券實現虧損,造成債券 ETF 有永久損失的可能。

但事實上,ETF 賣掉特定期限的債券並不是換成現金,而是買新的天期更長的債券,假如舊的債券下跌(殖利率上昇),新的債券一般殖利率也會更高或相近,所以結果其實就是雖然「賣低」,但接下來「買更低」,所以債券下跌賣出實現的虧損,將由新的預期報酬更高的債券獲利來填補,並不會造成公債 ETF 真正的永久損失。

另外我們也可以從資產短長期風險的角度來理解。短期持有公債會因債券利率變化而有一定的漲跌虧損風險,但持有時間夠長(例如長到與本身債券的到期年數相同)就能基本消去這個風險,因為直接持有債券會隨著時間愈來愈接近到期日,因天期造成的利率風險逐漸降低,最後到 1 年以下時降為類似現金,因而能確保最後的短期不會虧損。

而債券 ETF 因為持續換債券,所以即使很接近 6 年,已經沒有太多時間能撫平大跌影響的時候,還是一樣保持持有中期的債券,自然如果最終的 1-2 年時間遇到大跌時,有可能產生暫時的虧損,但後續還是會逐漸回正。

所以如果你這筆是確定 6 年後要使用,那直接持有 6 年到期的債券,確保第 6 年的正報酬很合理。但如果不是而是要更長期投資的話,短期的暫時虧損(就像直接持有債券在第 4 年的時候也可能是虧損的,但持有到 6 年就不會)對你並沒有實際的影響,在下跌時繼續持有具更高殖利率的債券 ETF,會帶來更好的報酬填補之前的下跌,還擇 ETF 並不會因此造成長期持有的虧損。

三、 預期報酬與穩定性

無論是 ETF 還是直接買債券,當下的債券到期殖利率(Yield to maturity)就反映了未來持有到期(ETF 持有平均到期期間)的預期平均年化報酬,也就是說,買進同樣平均存續期間,同樣到平均到期殖利率的公債或公債 ETF,預期能得到的平均報酬是一樣或很接近的。

兩者的預期報酬接近,但報酬的穩定性呢?相對而言,買一支債券持有到期,能帶來較確定的預期報酬。在不考慮配息再投入的情況下,買入的到期殖利率就是最終的年化報酬。

而債券 ETF 因為會持續更換債券,所以雖然用到期殖利率當預估報酬的合理基準,期間的報酬會因為後續的債券價格波動(連帶影響債券殖利率)而有所改變,例如如果投資前期債券下跌,後續的年化報酬就會逐步增加,投資前期債券上漲,後續的年化報酬率就會逐步下跌,因此最終特定期間的報酬,會偏離一開始根據到期殖利率的預估。

這樣看起來,直接買進債券在預測未來報酬上明顯有較確定的優勢,但這是假定拿到的錢(包括債息以及到期之後拿回的錢)不再投入的狀況。

如果拿到的債息和到期領回的錢要再投入,那接下來的報酬就同樣會受到當下市況的影響,如果這時債券價格較高(到期殖利率較低),之後的債券報酬就會降低。這就是一般所謂的「再投資風險」,雖然個別債券本身的預期報酬可以確定,但後續一樣要面對預期報酬不確定的狀況。

而對債券 ETF 來說,因為持續更換債券,所以等於是把再投資風險,廣泛分散在不同的時間點(每個時間點的利率都會略影響到後續的報酬高低),而投資單一債券,則最大的再投資風險集中在債券到期的同時,如果債券到期同時的利率剛好很低,就會造成後續很不利的狀態。

也就是說,如果你有一個明確的時間點要用錢因而這筆錢不會再投入,想在這個期間,獲得較確定的報酬,那買該時間到期的個別債券,會是很好的選擇。但如果你的預期投資期間很長(可能是 30 年或更長),或沒有明確的投資期限,那麼直接買債券,並不會讓你的預期報酬比較確定,在這點上就並沒有優於 ETF。

四、 配息數量與穩定性

前一段講到的是「總報酬」,它包括了配息以及價格變動在內,是指投資人真正賺到的錢。但也有投資人在意的是「現金流」,也就是能拿到多少債券或債券 ETF 的配息,以及是否穩定。

在開始進一步說明之前,建議先了解債券的配息不是白白獲得的,它只是把債券總報酬中拿出一部分成為現金流,在同樣的債券到期殖利率之下,配息拿愈多,價差報酬就相應愈少,甚至可能會是負的,所以並不是配息拿愈多就愈好,應該是真的有現金流配息需求的人,才需要關注配息的多少與穩定性,否則就更應該以關注總報酬為主。

持有債券或 ETF 哪個能拿比較多配息呢?延續前面所述,同樣到期日的公債,到期殖利率也類似,但不同的債券的配息數和配息率都是不同的,這取決於它當下的價格,價格愈高,未來的價差報酬愈少(或甚至是負的)那自然配息就相對多,反之價格愈低,未來的價差報酬愈多,配息就相對少。

而一般債券 ETF 是廣泛依市值持有市場上特定天期範圍的債券,所以它的配息(除了美國以外地區發行的累積型 ETF 會把債息再投入之外,ETF 會扣掉費用之後定期把收到的債息配給投資人)比例會反映市場上流通債券的平均,也就是說一定有些同條件債券的配息高於 ETF,也有些同條件債券的配息低於 ETF。

所以,對於確實有固定現金流需求的投資人來說,直接購買債券的好處,在於可以依自己需求,在同樣天期的債券之中,去選擇個別配息率偏高(價格較高)或偏低(價格較低)的債券,來達成自己的現金流目標。

那配息的穩定性呢?個別美國公債在持有未到期間的所有配息都是能事先確定的。而債券 ETF 持有大量不同配息比例的債券,又會持續更換債券,所以配息數是會持續波動的,大致也會與債券殖利率波動相關(但不會像到期殖利率那樣即時反映波動,而是隨債券的逐步更換而緩步變動),在利率提昇期間逐漸增加,利率下降期間逐漸減少。

但個別債券的配息一樣會遇上有再投資的問題,也就是說,一旦剛開始買的債券到期,未來再投資時就不再能保證新買的公債,還有當初有的配息數和配息率。只能看當時的利率狀況而定了,如果當時的利率很低,那配息就可能突然減少很多了。

因此對於在特定期間有固定花用,確實需要穩定現金流的投資人來說,購買該特定期間的公債獲得穩定配息是個合理的選擇,但如果超過到期時間,現金流就無法繼續保障。

而如果仍在資產累積期,並沒有花用配息需求的人來說,獲取穩定配息之後還得花成本再投入就並沒有幫助,選擇交易成本較低(後述),且便於將配息小額隨時再投入ETF(甚至直接選擇歐洲發行的不配息版本美國公債 ETF)就是蠻合理的選擇。

五、 投資成本

前述為直接持有債券與債券 ETF 理論上的差異,但以下講到的成本,會影響到實際報酬的差異:

  1. 交易成本
    直接購買債券不僅管道較少、每次最低買進門檻較高,也會有較高的交易成本,有些管道的交易成本會以手續費(佣金)的形式呈現,有些則會間接直接反映在買進賣出的價格,透過不同管道買進的價格是不同的,愈高的買進價(或愈低的賣出價)就代表實際的交易成本,這部分有時甚至可以差到好幾%,而且相當不透明,常很難確認確切的成本有多高。

    這些交易成本一般而言,是銀行購買>複委託>海外券商,但實際要看各管道、每次買進數量,以及買進的個別債券而定。

    ETF 則是在股市買賣,買賣價格較透明價差較小,加上手續費之後整體費用一般相對便宜很多,而能較小額交易也對投資人來說較為方便。

    如果投資期間愈長,則一次交易成本相對較小,但如果投資期間僅幾年以下,則相對的交易成本對整體報酬的影響就愈大。
  2. 持續內扣成本
    ETF 有每年都會有一定的內扣成本,依不同的 ETF 而定,在美國購買的美國公債ETF,如稍作選擇,這個費用可低於一年 0.1%。
    直接買美國公債,除了一些會收保管費的銀行,就沒有持續性的成本,是它的一項優勢。
  3. 稅務成本
    台灣人直接買美國公債目前所知的管道都不會因配息被課稅。美國發行的美國公債 ETF 則在大多數管道,會在配息的時候先被預扣 30% 的稅。

    但如果選擇會自動退美國債券稅的券商購買美國公債 ETF(例如Td Ameritrade、IB 或國內大多的複委託),則這筆被扣的稅會在第二年自動退回,實際上稅務成本主要僅是這筆錢的時間成本,影響不大。

    另外也可以選擇英國發行的美國公債 ETF,則在任何管道都不會被額外課稅。

六、 介於買債券和債券 ETF 之間的另個選項:目標到期債券 ETF

上述直接買債券和 ETF 各有其特色和優缺點,而目標到期債券 ETF 是結合兩種特性的產品,它會持有多支同一年到期的債券,中途不更換債券,而在最後一年各債券都到期之後將錢還給投資人。

這樣的產品既能減少直接買債券的交易麻煩和成本,也能像直接投資債券一樣,在特定期間獲得相對穩定的預期報酬和配息,對於在某個時間點要用錢的投資人來說是另一種不錯的選擇。

目前在美國 iShare 和 Invesco 都有出一系列的各年分到期債券 ETF,其中純美國公債只有 iShare 有出,目前有未來 1-10 年各年分到期的(目前最久的,是 2032 年到期的 IBTM)可以選擇。

七、 小結:整體評估應該買什麼?

整體而言,一般債券 ETF 是讓投資人長期曝險在固定範圍天期的債券之中,而持有個別債券是讓自己手上的資產從較長天期的債券,逐漸變短,最後變為類現金領品。

對於在特定時間點需要用大筆的錢的人來說,直接購買該年分到期的公債,或買進目標到期債券 ETF 是合理的選擇,能確保要用錢的時候不會處於虧損(但匯率風險就沒辦法預防),預期報酬和配息也都能較為確定。主要缺點是如果遇到嚴重通膨利率大幅上昇,會侵蝕債券實質的報酬,這點雖然債券 ETF 也會遇到,但如果是投入初期就遇到,債券 ETF 的長期預期報酬會逐步提昇來填補一部分被侵蝕的獲利。

對於預期持有時間非常長(可能超過 30 年)以上的投資人來說,直接買債券因為會遇到到期再投入的問題,就無法在風險、報酬和配息上那麼確定,因此主要的優勢不那麼明顯,直接選擇長期穩定曝險於同性質債券,也較省時間省交易成本的 ETF,也是合理的選擇。

對於不確定多久會用錢的人來說,直接購買債券在風險和報酬上也沒有明顯的穩定優勢,只有配息的確定性的確會較高(但超過到期日要再投資時的配息就得重設),如果不是真的有現金流的需求(例如其實還在資產累積階段),選擇 ETF 就會是很合理的選擇。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歡迎追蹤我的粉絲頁

 

核稿編輯:陳涵書

《商益》主張「商業是最大的公益」,報導專注於讓讀者理解資本力量、商業本質以及財經語言。歡迎加入 Discord 社群,並免費訂閱 Substack 電子報。

 

延伸閱讀:
提領退休金,用高股息ETF或高配息標的好嗎?
升息雖然短期會造成債券ETF下跌,但長期報酬會增加

商業思維
2022/11/18
Brand Studio

【聽進理投】做到淨零碳排同時達成創新轉型,零碳大學校長楊聲勇這樣說

世界各國都在往「2050,淨零碳排」的目標前進時,台灣的中小企業該怎麼面對這項挑戰?永續經營與獲利不必二選一,零碳大學教你轉換商業思維,創造新價值,找到自己創新轉型的位子!

商益特務 JOHN0312.jpg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綠色經濟是目前的國際趨勢,各國政府與企業都在研究該如何在現有的經濟條件中,找到與氣候環境共存的方式。目前,全球約有 130 個國家已宣示於西元 2050 年,達到「淨零碳排」的目標,歐盟更為推行綠色經濟相關政策的重要組織之一。但要從過去的商業模式裡轉換為綠色經濟,實屬不易。這次,邀請零碳大學的校長楊聲勇楊教授,來跟我們聊聊台灣中小企業在這波趨勢的挑戰與機會點。

零碳大學是什麼?幫助中小企業的共學平台

零碳大學隸屬於臺灣數位企業總會,擁有經營中小企業二代的接班與轉型的經驗,隨著社會發展,零碳大學延續「協助中小企業數位轉型」的服務,在「淨零碳排」的議題上施力,將商業系統與低碳排放高度相關的部分結合,讓企業可以最對短時間內瞭解電力與資源的使用狀態,推動所謂的「雙軸轉型」:數位轉型與零碳轉型的結合體。楊教授直言,數位轉型與零碳轉型各別有短期與長期的概念。短期來看,數位轉型是企業轉骨的必經過程,而零碳轉型則是在長遠發展具重要地位。

從邊境碳稅的發展,到中小企業的挑戰

說起減碳,不得不提到歐盟。歐盟是最早做減碳的世界組織,但在推動過程中,歐盟發現單憑一己之力,是無法真正產生影響力的,甚至反而導致自己的競爭力下降。因此,歐盟開始對進出口的國家進行適度比較,以同產業上的減碳比重差距,做為碳費的收費標準,此即為「邊境碳稅」。

楊教授說,由此及彼,在台灣,如台積電即是很早就受到國際組織規範影響的企業,因為台積電在世界各地都有供應鏈的發展。相較而言,台灣中小企業的衝擊則不會那麼快,一般來說,會以「法規驅動」、「品牌/供應鏈驅動」、「自主共好驅動」為中小企業投入綠色經驗的主要動機。

其中佔最大多數的,是品牌方的供應鏈驅動。能源問題是碳排重要的議題,零碳大學發現,台灣中小企業有三缺:缺資源、缺人才、缺技術。為此,零碳大學期望能建立一個三合一的數位盤查方案,包含碳盤查、碳定價、碳中和,藉由共學共創的過程,協助中小企業即使是在資源不足的狀態下,也能面對國際趨勢所帶來的挑戰。

零碳大學的數位盤查解決方案

承襲之前的經驗,零碳大學以「共學平台」為使命,將學習的成果放眼在「對企業主碳盤查的結果上」,並且在能源、溫室氣體、碳足跡等重要議題上,聘雇邀請業師級的顧問團,請這些專家分享,讓學員有能力在半年內,提出針對自己的公司 2050 年達到淨零碳排的策略藍圖,在自己的產業上,做好碳中和。

楊教授説,零碳大學協助中小企業做好碳盤查、符合各項 ISO 標準等必要措施,就算法規在變,但邏輯一致。零碳大學結合各項資源,邀請學員利用「迭代」的方式去做。從 1.0 到 3.0 不斷更新不同個案,由不同公司的學員進行分享。

減碳先行者的優勢,在於商業思維的調整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商益總編李柏鋒問到,那麼這些超前部署的「減碳先行者」,有什麼優勢嗎?楊教授從再生能源的成本開始分析,越早投入,成本越低。另外,在中小企業也好、大企業也好,「CI 碳智慧」是不得不去觸碰與瞭解的話題。舉凡碳盤查、減碳、買碳權,這些把碳「貨幣化」的發展,已經成為事實。

長年以出口貿易為主的台灣,受到國際影響開始減碳。長久下來,綜觀社會的發展與民生消費力息息相關,企業若想要做大,在行銷的同時,也需要顧及社會責任,這就是近年來如 ESG 會如此火熱的原因。當各個企業顧及到社會發展,自家企業才能與社會共好。

過去,台灣企業很少將外部成本內部化,但隨著氣候變遷,產生經濟不確定性越來越高,如何正視永續並在獲利上取得平衡,是所有企業都在學習的事。中小企業在台灣佔 98% 以上,是台灣的中堅份子,面對挑戰,楊教授認為只有大家一起共學、分享資源,才有可能化危機為轉機。

開始的第一步,即是碳盤查,當企業透過碳盤查如智慧電表,只要瞭解碳相關的排放並衡量,就能管理並發展策略優化;很多國家認為 2050 年是淨零排放的目標,零碳大學確認為這是手段,最終目標是「創新轉型」—— 在此過程中,台灣的中小企業盤點生產流程、營業模式、獲利策略,找到創新的機會點進一步轉型,使企業更有競爭力。

新時代,需要新的商業思維!拋棄過去的成本思維吧!

時代變遷,過去的「製造成本思維」已受到挑戰,在新環境,除了優化,更要思考商業模式的轉換:有沒有更創新的獲利模式?看向國際案例,不論是特斯拉、蘋果還是麥當勞等國際企業,都在找出不同的獲利點,讓現金流可以永續產生。

中小企業若能在此次國際潮流中,順應風勢調整好商業模式,未來面對客戶將更有啓發性。你可以以為自己只是在做螺絲,但也可以思考這顆螺絲的更多可能性。台灣的技術領先不容質疑,然而接下來該如何在商業思維上創造價值,會是未來整個台灣,也是零碳大學協助中小企業持續努力的方向。

 

想了解更多,歡迎點擊收聽:

 

 

《商益》主張「商業是最大的公益」,報導專注於讓讀者理解資本力量、商業本質以及財經語言。歡迎加入 Discord 社群,並免費訂閱 Substack 電子報。
 

延伸閱讀:
【聽進理投】什麼是虛擬電廠?電力轉型再躍進,降低用電也能創造收益
中華電信拚ESG 2040年前投資近500億
 

 

Copyright © 2022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