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運管理
2022/06/02

Meta 營運長 Sheryl Sandberg 卸任感言全文

Meta 營運長 Sheryl Sandberg 在 Facebook 發文,預告於今年秋天將離開服務了 14 年的公司。本篇文章全文翻譯 Sheryl Sandberg 的離職感言。

Rosy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Meta 營運長 Sheryl Sandberg 6 月 2 日在 Facebook 發表一篇卸任感言

今天,我想和你們分享一則消息,在加入 14 年後我將離開 Meta 了 。

當我第一次見到 Mark (Facebook 創辦人祖克柏)時,我並不是真的在找一份新工作——我永遠無法預料到,他會如何改變我的生活。

當時,我們參加了一場在 Daniel L Rosensweig 家的假日派對。我一走進門,就有人介紹 Mark 給我認識。我們開始談論他對臉書的願景,在這之前我曾用過最早期的臉書,當時叫做 The Facebook,但還是覺得網路是一個匿名的地方,可以讓人們搜尋大量搞笑梗圖。 

Mark 相信人們最終會在網路上用最真實的自我來和他人聯繫,這個想法讓人著迷,以至於我們站在門口聊了一個晚上。 後來我告訴 Daniel,我在那場派對上重獲新生,但我在那個派對一杯酒也沒喝到,所以他還欠我一杯,

剛加入 Facebook 時的點點滴滴

數個月後,在有過無數次——真的是數不清多少次——與 Mark 共進晚餐後的對話後,他請我接下這個職位(臉書的營運長)。加入團隊一開始相當混亂,我會安排九點和工程師開會,卻發現沒人出席,結果他們以為我的意思是晚上九點,因為他們覺得:誰會在早上九點準時上班呢?

我們(臉書)有一些廣告業務,但表現不佳,而我遇到的大多數廣告商客戶都想霸佔我們的首頁,就像在 MySpace 上的超級英雄電影《無敵浩克》一樣。有一次我拒絕其中一位客戶的首頁要求後,她很生氣,一拳揍在桌子上,走出房間,再也沒有回來。

那年(我加入臉書後)第一個夏天,Mark 意識到自己一直沒有機會去旅行,所以他請了一個月的假,讓我和 Matt Cohler (前臉書產品管理總裁)負責,他放假之前沒有留下任何指示,我們也幾乎聯絡不上他,看似瘋狂——但這種信任的表現,我永遠都記得。

與祖克柏建立團隊默契

在我考慮加入臉書後,我已故的丈夫 Dave 勸我不要一頭熱栽進去,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將面臨很多問題。

所以不要一加入公司就馬上要試著解決 Mark 的每一個實質問題,而是應該跟他一起建立正確的流程來解決事情。

因此,在加入的时候,我要求 Mark 做到三件事,一是我們得坐在對方旁邊,二是他每週都要和我一對一開會,第三,如果他覺得我把什麼事搞砸了,在我們的會議上要誠實給我意見回饋。

Mark 答應了這三個要求,但補充說意見回饋必須是雙向的。直到今天,他仍遵守了這些承諾。我們仍然坐在一起(當然,因為新冠疫情的關係,我們並不是真的坐一起),我們依舊每週一對一見面,給對方即時且真實的意見回饋。

這 14 年來,能夠坐在 Mark 身邊是我這一生的榮幸和優待。Mark 是一位真正有遠見且有愛心的領導者。 他有時會說,我們是一起長大的,我們也的確一起成長了。

當年我們認識時,他才 23 歲,我已經 38 歲,但我們一起經歷了經營這家公司的大起大落,也見證了他與可愛妻子 Priscilla 的婚姻,更面臨了他們流產的悲傷和孩子誕生的喜悅,他們也陪我經歷突如其來的喪夫,以及我與 Tom 的訂婚等等的。在我人生的關鍵時刻,無論是最高峰,或是在深淵中,我從來都不需要向 Mark 求助,因為他一直都在。

是營運長也是母親,家庭與職場並非二選一

剛加入臉書時,我有一個兩歲的兒子和一個六個月大的女兒,我不確定在這種時候我適不適接下這個要求相當高的新職位。周遭的人都覺得,身為女性,我不可能同時擔任一位好的領導者,又當一位好母親,但我想試一試。

開始這份工作後,我才意識到,要在孩子睡覺前看到孩子,我必須在下午 5:30 前離開辦公室,但這個時間點我很多新同事才剛來上班而已。之前我是在 Google 工作,公司人很多,辦公大樓也很多,不會有人注意到誰提早下班,但臉書那時候只是一間小公司,提早下班很明顯,但我還是鼓起勇氣,早早下班了。

與其說是勇敢,我更認為這是出於必要。然後,在 Mark 的支持下,我公開承認這件事,也談到了女性在職場中所面臨的挑戰,我只是希望這樣能讓其他人更輕鬆承認這點,並幫助更多女性知道,她們可以、而且應該當一位領導者。

Meta 的產品連結了人們,也創造更多機會

我非常感謝 Meta 成千上萬出色、敬業的人們,在過去 14 年裡,我有幸與他們一起工作。每天我都被同事的精彩事蹟打斷我正在做的事,這提醒我,能被一群如此了不起的同事包圍有多幸運。 這個團隊到處是才華洋溢的人,他們傾注心力,打造出了對世界影響深遠的產品。

正因為這個團隊——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才有超過 30 億人用我們的產品與朋友維持人際關係,才有超過 2 億家企業用它來建立虛擬店面、與客戶溝通並成長。 正因為人們相信它(臉書),才能募集到數十億美元。

每一個統計數據背後都是一個故事。有些朋友本來會失聯但(因為臉書)沒有失聯。 有些家庭被跨海的距離分隔,但仍(因為臉書)保持聯繫。 一些社團、一些創業家,——尤其是女性和其他遭遇身障和歧視的人——他們(因為臉書)將自己的創意變成了成功的企業。

上星期,有位朋友看到一則貼文告訴我,說我們的共同朋友生了小孩,她說如果沒有用 Instagram 她會錯過這個消息。當《挺身而進 Lean-in》全球圈的社團女性無法親自見面時,她們用臉書互相鼓勵對方,並分享在疫情期間的生活建議和工作應對。

在國際婦女節午餐上,一位婦女告訴我,她在臉書生日進行的募款活動,足以為兩名遭受家庭虐待的女性提供庇護所。上個月我聽說在印度,自主就業的婦女協會透過 WhatsApp 建立組織,提高她們集體談薪資的議價能力。

我喜歡環遊世界(實體和虛擬都是)認識各個小企業家並聽聽他們的故事 — 就像波蘭的 Zuzanna Sielicka Kalczy ńska,她與她的妹妹一起創業,賣著會發出白噪音安撫哭泣嬰兒的可愛絨毛動物。 她們在 2014 年從發第一篇臉書貼文起步,如今已在 20 多個國家銷售,並建立一個團隊,主要成員都是像她們一樣的媽媽。

與早期相比,圍繞在社群媒體的爭論早已改變,要說經營社群媒體不容易,簡直是輕描淡寫, 但這件事(經營社群媒體)本來就應該很難。我們創造的產品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所以我們有責任以保護隱私和保護人們安全的方式來建立它們。 就像我全心全意地相信我們的使命、我們的產業,以及我們為了讓人們聯繫彼此的那股壓倒性正向力量一樣,我和投身 Meta 的人們都深切地感受到我們肩負重責大任。

我知道 Meta 的出色團隊將繼續努力不懈,面對這些挑戰,並不斷讓我們的公司和我們的社群變得更好。 我也知道,我們的平台將繼續成為全球依靠我們的企業的成長引擎。

未來將投入基金會與慈善事業

2008 年當我接下這份工作時,我原本預設要任職 5 年。然而 14 年過去了,現在是我該投入人生下一個篇章的時候,我不是很確定未來會帶來什麼——我了解到沒有任何人能夠確定。 但我知道我會接下來會更專注於我的基金會以及慈善事業,這對我來說比任何時候都重要。 

我和 Tom 也將在今年夏天結婚,我們將為人父母,撫養我們兩個家庭結合下的五個孩子。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我和 Mark 將交接我的直屬報告,我將在今年秋天離開公司,我仍然一如繼往堅信我們的使命,我很榮幸將繼續擔任 Meta 的董事。

我為這個團隊所成就的一切感到非常自豪,無論是我們幫助過的企業、我們一手建立的公司,或是我們共同培育的企業文化。 我特別自豪的是,在我們的團隊裡有許多、許多優秀的女性和來自不同背景的傑出人才脫穎而出,成為領導者——無論是在我們的公司還是在其他公司。

感謝我的同事每天都致力於實現我們使命,每天都在激勵著我;感謝我們在世界各地的夥伴,讓我們能夠建立為了服務他們業務的企業,特別感謝 Mark 不僅給我這個機會,還變成了我在這個世界上最棒的那種朋友。

 

 

 

核稿編輯:陳涵書


原始出處:
Meta:Sheryl Sandberg

延伸閱讀:
祖克柏:Sheryl Sandberg 的卸任,是一個時代的結束

Copyright © 2022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