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經
2022/06/15

通膨不平等:通膨對收入低的人影響大!真的嗎?為什麼?可以怎麼做?

通膨數字是依照所有物價以及國民的消費比例來計算的,雖然全國的通膨率一樣,但對於窮人的感受而言會遠比有錢人來得更高。

Jacky Hsueh
Photo Credit: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本篇來自一個經濟學家的觀點,商益獲授權轉載。

通膨對於執政者而言,往往都是一個很重要的統計數據,甚至許多人會拿一個執政者在領導期間對於通膨的掌握,來衡量這個人的領導能力如何。而近代的中央銀行,例如 FED(美國聯準會)或者是 BoE(英國央行),也都是以通膨為目標之一來制定政策。

但通膨數字其實都是依照所有物價以及國民的消費比例來計算的,例如全國的統計數字如果有20% 在汽車、 80% 在衣服,假設衣服上漲 2% 而汽車沒漲,那麼物價指數告訴我們的通膨,將會是 80%*2% + 0% = 1.6%。

這個數字看起來不大,應該都在大家可以接受的範圍內,其實在收入分配是鐘型常態分布的時候當然沒問題,但如果是收入分配是不平等的長尾分布的時候,就很容易產生民眾對於通膨數字無感的現象。為什麼呢?

窮人和富人,把錢花在不一樣的地方

因為窮人以及富人的消費產品有所不同,例如上面提到的例子,可能全國平均是有 20% 在汽車,然後有 80% 在衣服,但對於窮人而言可能 100% 都在衣服,而對於有錢人而言則是 30% 在汽車、70% 在衣服。

因此,雖然社會整體是 1.6% 的通膨,對於窮人的感受而言,會遠比有錢人來得更高。

窮人的通膨:100%*2% + 0% = 2.0%。
富人的通膨:70%*2% + 0% = 1.4%。

事實上,類似的概念早在 19 世紀就由統計學家 Ernst Engel 提出,並且成為現在廣為人知的Engel’s Law,也就是說當收入提高的時候,食物佔總消費的比例會越少。換句話說,食物的物價波動,對於有錢人其實沒啥感覺,但是對於窮人卻很有感覺。

然而現代人的消費組成,已經跟 19 世紀有很大的差別,隨著收入增加而有所變化的商品消費比例也有很大的不同。因為大數據的普及,其實我們能夠有效地分析不同時期的通膨,對於不同收入族群產生的影響。

2021 年的經濟學年刊裡面,LSE 的教授 Xavier Jaravel 在 ”Inflation Inequality: Measurement, Causes, and Policy Implications“ 就特別介紹這個問題,而我自己也很喜歡這篇文章,算得上是2021 年我讀過的文章裡面我最喜歡的之一,就特別寫下來記錄一下。

在這篇文章裡面,Jaravel 先介紹了模型上面,不同消費者對於商品偏好的差別如何定價?接著講述如何衡量通膨不平等以及現況如何?最後講述為什麼會有這樣現象的原因。以及對於政策的影響。我會跳過第一部分數學理論的部分,從通膨不平等的資料直接開始講,那麼就開始吧!

通膨不平等是怎麼一回事?

事實上,Jaravel 並不是第一個做有關於通膨不平等的研究的,從 2003 年 Bart Hobijn 以及David Lagakos 在 ”Inflation Inequality in the United State“,到 2016 年的時候芝加哥 FED 的IBEX_Index 都有透過不同收入階層做通膨的研究。

下圖一是我透過芝加哥 FED 的通膨指數畫出來的趨勢,Q1-Q4 分別代表收入階層從低到高,可以看出來其實並沒有明顯的差別。

圖一:IBEX_Index 繪製的收入通膨

但這些都算是早年的研究,而這些研究往往受限於當時資料的可取得性以及普及性,因此會有誤差的可能。在 2019 年的時候,Jaravel 在 ”The Unequal Gains from Product Innovations: Evidence from the U.S. Retail Sector“ 透過從零售業者拿到的資料,並根據美國官方公布的消費比重,重新繪製了所得以及通膨的圖,結果如同圖二。

圖二:通膨與收入,出自於 Jaravel(2021) ”Inflation Inequality: Measurement, Causes, and Policy Implications

圖二分別透過不同的資料來繪製通膨以及收入的關係,y 軸是通膨,x 軸則是收入的階層,我們可以看到通膨對於收入越高的人影響越小,而對於收入低的人通膨的影響比較大。

為什麼 FED 的研究以及 Jaravel 會有所不同?原因在於上述提到資料的數量問題,FED 當初做的研究,是 2006 年的時候由 Leslie McGranahan 以及 Anna Paulson 的這一篇 ”Constructing the Chicago Fed Income Based Economic Index – Consumer Price Index: Inflation Experiences by Demographic Group: 1983-2005“ 而來的。2006 年的數據實在太少,但是 2019 年隨著大數據的使用,經濟學家能更好的衡量我們想要研究的現象。

這點其實很有趣,當我們在衡量收入不平等的時候,即便用實質收入,我們都是用不同收入階層的名目收入除以物價指數,然後比較基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但誠如上面看到的,事實上窮人的通膨是比富人高的。換句話說,實質收入的不平等差距,可能比起我們所知的更嚴重,而這也變相導致了財富的不平等。

原因在於,當可支配所得下降的時候,窮人甚至是中產階層,越沒有機會去投資,因此只能把可支配所得花費在生活必需品上面,而富人則是更可能有機會去投資,這變相導致了財富累積產生了不平等。

其實 Jaravel 在與同事於 2019 年的這篇 ”Who Becomes an Inventor in America? The Importance of Exposure to Innovation“ 也提到,有錢人的孩子更有可能成為發明家,原因或許就在於窮人根本沒有額外的資源,去投資在資本上面,產生額外的資本利得,那是有錢人才有的選擇。

如果單純以 CPI 來衡量的話,收入最低的人從 2004-2015 年期間,實質收入是以每年 1% 的速度遞減,但如果你針對各種商品的價格以及家庭消費比重去計算的話,事實上在美國的最低收入族群(所得的 20% 底部的人),實質收入每年遞減 7%。

換句話說,儘管全國的中位數實質薪水增加,但只要處於薪資分佈底部的人夠多的前提下,自然而然會有許多人覺得自己越來越窮,因為以購買力而言,那是每年以 7% 速度在下降的可怕局面。

通膨不平等與景氣循環:經濟衰退時,窮人更慘

但要解釋為什麼 Jaravel 的研究為什麼跟以前的研究不一樣,光是說資料不同還不夠,我們或許可以從長期以及短期的角度來看,因為芝加哥 FED 的研究其實算是長期的,而 Jaravel 則是短期的。短期而言,我們可以分為衰退以及復甦,但是長期而言這些都會是景氣循環。

David Argente 以及 Munseob Lee 在 2020 年的這篇 ”Cost of Living Inequality During the Great Recession“ 就記錄了在 2008 大衰退的時候,窮人的通膨比起一般的時候更嚴重,圖三是他們的研究。

圖三:收入以及通膨差距,出自於 Argente and Lee(2020) ”Cost of Living Inequality During the Great Recession

圖三把物價以生活費用去做計算,圖(a)分別去計算根據生活的費用,不同收入等級的人面臨的物價水準,圖(b)則是最高收入以及最低收入的人通膨的差距。

我們可以看到真正拉大差距的是在衰退期間,而即便之後大家面臨的通膨率都一樣,但因為 2008 大蕭條的時候,窮人的通膨率遠高於有錢人,這導致整體通膨的差距因為衰退而擴大。

簡單來說,假設兩段時間窮人的通膨分別是 5% 以及 2%,而富人則是 2% 以及 2%,那麼窮人的物價指數會變成 100*1.05*1.02 = 107.1,而富人則是 104.04。

無獨有偶的,Alberto Cavallo 在 ”Inflation with Covid Consumption Baskets“ 也針對 COVID-19 透過高頻資料做類似的研究,而更新的資料放在 哈佛的網站 上面,我們其實也可以看到在 COVID-19 蕭條的時候,窮人的通膨是高於富人的。儘管 2021 年 2 月以後,反而富人的通膨高於窮人,但是兩者之間的差距並沒有衰退的時候明顯,但由於時間還太短,我們無法說 COVID-19 是否加劇了通膨的不平等。

讓我們回到上述有關於實質所得以及財富不平等的議題上面。事實上,在衰退的時候窮人往往都是最先被辭退,加上通膨提高了支出,導致了根本沒有額外的所得可以去做投資。而資產價格其實在 2008 以及 2020 衰退的時候是相對的低點,但由於沒有收入去做這件事情。

儘管我們讓窮人以及富人有同樣的投資知識,但卻會因為可支配資源的差異,導致財富累積效果產生巨大的差距。

什麼造成通膨不平等?

那麼,是什麼原因造成這樣的不平等呢? Jaravel 認為原因主要可以分為兩種:1. 科技,2. 貿易。

先來談科技,經濟學家其實長久以來都認為科技的進步會導致邊際成本下降,例如 20 年前生產一支手機以及現在生產一支手機的成本有很大的不同,而理論上科技應該幫助降低物價才對,但是 Jaravel 則認為這取決於哪一種商品以及需求。

當需求比較大,而且集中在高所得的商品,科技的進步的確會造成物價的下降,但這種物價的下降往往都是發生在這些商品的市場夠大,以及消費族群較高的情況。

這個現象在經濟學上挺合理的,因為主打收入高的商品,才比較有意願去透過進步的科技來降低邊際成本,因為高收入消費者有更多的彈性去選擇要不要買這個商品,買家大可從價位較低、品質較差的商品去做替代,所以賣家必須要努力去爭取消費者的認同。

相對來說,低收入的消費者面臨的情況是不買就完蛋,商家其實根本沒必要去爭取消費者的認同,因為他們沒有商品可替代了。

圖四:(a) 全體物價與市場需求關係,(b) 物價以及商品是否高收入族群的關係。出自於 Jaravel(2021)”Inflation Inequality: Measurement, Causes, and Policy Implications

圖四 可以看到 Jaravel 的研究顯示出科技對於不同收入階層有不同影響,圖(a) 告訴我們當商品的需求大以及市場大的時候,通膨才會遞減,但是當商品比較小眾或者是市場較小的時候,反而通膨是不會遞減的。而圖(b) 告訴我們商品裡面高收入買家越多的時候,其實物價才越有可能下降。

另一個原因則在於貿易,而貿易可以來自於兩個層面:

  1. 貿易使得物價波動不會太大,因為有錢人的消費仰賴更多的進口商品,因此有更多的選擇。
  2. 貿易會因為匯率的貶值而產生不一樣的物價,因為有錢人仰賴更多的進口商品,因此更容易受惠於貨幣政策。

下面圖五是 Kirill Borusyak 以及 Xavier Jaravel 在 ”The Distributional Effects of Trade: Theory and Evidence from the United States“ 的研究,分析各收入族群使用的進口商品的比例。

左上是所有資料,看起來沒有太大的差別,但是右上方透過各產業的資料來看,有錢人使用的進口商品比例的確高於窮人,而左下角則是根據高頻資料來看,也可以看出高收入的人使用更多的進口商品,右下角則是可以看出有錢人更多使用進口車。

圖五:進口商品比例以及收入階層,出自 Borusyak and Jaravel(2021)”The Distributional Effects of Trade: Theory and Evidence from the United States

而 2008 以後,美國透過全球化,貿易量一直增加,雖然貿易導致物價下跌,但是這樣的物價往往都是受惠於有錢人,而由於窮人使用較多的國內產品,這反而變相導致了窮人的物價變貴。

另一方面,美元在 2008 的時候由於量化寬鬆政策下貶值,這同樣使得有錢人獲利。

事實上,在”致富的特權“一書當中,吳聰敏老師等人也有提出類似的論點,認為新台幣的低匯率其實變相受惠的是高資產階層的人。

政策如何改變通膨不平等?

我們已經知道通膨不平等的存在,以及為什麼通膨不平等會存在,那麼問題就會是,執政者要如何改變這一點?

其中一個方法是透過商品稅收,例如上面提到有錢人使用的商品,比較容易因為科技進步使得物價下跌,那麼或許政府可以課徵額外的稅在這類型的商品上面,去補貼在無法受到科技進步而讓價格下跌的那些窮人消費比例較多的商品上。

Pierre Bachas 以及同事在 ”Informality, Consumption Taxes and Redistribution“ 這篇文章中就提到這樣的政策,他們認為這種政策可以降低通膨不平等的程度不會遜於所得稅的政策。

另一方面,Xavier Jaravel 以及 Martin O’Connell 在 ”High-Frequency Changes in Shopping Behaviours, Promotions and the Measurement of Inflation: Evidence from the Great Lockdown“ 一文中也提到,可以透過針對窮人以及有錢人的補助不同來解決這問題。因為同樣花一美元的補助,對於有錢人而言由於物價低,所以感受不大,因此更偏好於把這一美元的補助存起來。

但對於窮人而言,由於物價高,尤其是在衰退期間,因此一美元的補助就會花掉更多的比例。事實上,他們的資料顯示在 COVID-19 期間,有錢人對於 1 美元的補助,實際支出大概只有 0.1-0.2 美元,但是窮人則是高達 0.6 美元。因此,當政府要使用財政政策的時候,或許可以考慮這一點,然後去實施不同的差別補助。

結論:看到的 CPI 都一樣,但不同的家庭有不同的物價感受

讀完這些論文,我的結論就是:關於不平等的研究,往往都專注在收入以及財富上面,但或許物價上面的研究也很重要。或許未來的研究,可以專注在貨幣政策或者財政政策哪一個影響較大,又為什麼有這樣的影響?

隨著財富分配的 M 型化,這樣通膨不平等的議題其實會越來越重要,而經濟學家能否有更細的資料,去分析不同收入族群,而非專注在總體資料,也會是一個很值得研究的方向。

原始出處:
一個經濟學家的觀點:關於通膨不平等的那些事

延伸閱讀:
【高通膨】美國5月CPI月增高達1.0%、年增8.6%
波克夏股東會聚焦抗通膨,巴菲特:最佳策略是投資自己!

Copyright © 2022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