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思維
2022/07/27

想當網紅?KOL職涯路上的付出、收入與心理健康

1111 人力銀行在 2019 年調查發現,有 44% 的受訪上班族表示有意願成為網紅,因為網紅的工作時間彈性,內容有趣,自由度也高。但是網紅也要面對演算法、薪酬差異、心理健康等等的壓力。

陳涵書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1111 人力銀行在 2019 年調查發現,有 44% 的受訪上班族表示有意願成為網紅,因為網紅的工作時間彈性,內容有趣,自由度也高。根據 The Conversation 的報導,2021 年全球的網紅經濟價值約 138 億美元,約有 30 萬名 18-26 歲年輕族群的正職工作是在網路創作內容,而英國則有高達 130 萬名年輕人想要透過經營社群媒體內容謀生。

英國約克大學學者 Nina Willment 對於「網紅作為職業」的現象很感興趣,提出「網紅作為職涯選擇可行嗎?」這個研究議題,發現在生活精彩、收入豐厚的外表之下,網紅其實背負著各種生存壓力,例如因性別、種族、健康狀態等因素造成的收入不平等,也面對憂鬱、焦慮等身心壓力,Nina Willment 希望人們在考慮要不要投入網路內容創作之前,能先了解成為網紅後人生與生活可能遇到的種種衝擊。

辛苦創作竟成品牌的免費打工人

不是所有的網紅都能得到合理的報酬,研究社群媒體經濟的專家 Brooke Erin Duffy 在其著作中提到,網紅在光鮮亮麗的外表下,所得到的報酬跟外人所想像的相當大的差距。「對大部分想成為網紅的人來說,他們對於內容創作的熱情,通常只是為合作品牌免費打工。」

英國下議院的數位文化傳媒和體育部(Department for Digital, Culture, Media and Sport, DCMS)曾發表報告指出,網紅缺乏政府在就業法上的支持與保障。大部分的網紅是自雇者,收入並不穩定,也沒有就業保障,例如帶薪病假與休假等等。

同工不同酬

根據 Nina Willment 的研究引述,網紅薪酬也會因的身份不同而異(性別、種族、健康情況),例如白人與非裔網紅的薪酬存在 35% 的差異,Adesuwa Ajayi 建立 IG 頻道 Influencer Pay Gap,讓網紅們有一個揭露薪酬的平台,也能匿名分享與平牌合作的經歷。有網紅表示,有許多公司洽談合作時,所提出的酬勞不僅低於行情,甚至在言語之間輕視網紅的價值。網紅的情緒勞動其實不亞於上班族。

平台演算法:辛苦創作內容但粉絲不一定看得到

網紅的創作能觸及多少閱眾是由演算法決定,貼文在河道上呈現的順序,對哪些讀者呈現,都受到演算法影響。儘管演算法決定了每篇貼文的能見度,但社群平台的演算法卻很少大眾揭露。

演算法專家 Kelley Cotter 認為,為了追求點閱率,創作已成為「追逐能見度」的遊戲,作品的內容與互動方式都盡量迎合平台的遊戲規則,只為了讓更多人看到貼文。

YouTuber 承受高度工作壓力 心理健康受影響

網紅沒有上下班時間,工作與生活之間也沒有界線,粉絲數與按讚數就是他們的績效指標。為了維持影響力,工作不分日夜,要求自己持續待在線上與網友互動,不少網紅們也面臨倦怠、憂鬱等心理症狀。

 

網紅看起來是吸引人的職業,但背後的努力與承受的壓力也對網紅的身心造成挑戰。在決定是否投入這個產業之前,也可從薪酬、待遇、工作時間、個人生活與職涯規劃等角度檢視自己是否願意付出這些努力來得到心中真正想要的成就。

 

《商益》主張「商業是最大的公益」,報導專注於讓讀者理解資本力量、商業本質以及財經語言。歡迎加入 Discord 社群,並免費訂閱 Substack 電子報。

原始出處:
‘Influencer’ is now a popular career choice for young people – here’s what you should know about the creator economy’s dark side

延伸閱讀:
工作沒有熱情也沒有興趣怎麼辦?快樂工作是神話嗎?
【大人學】人生,是個平衡「存量」與「增量」的遊戲!

Copyright © 2022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