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經
2022/07/08

中研院士建議央行公布匯率干預歷史資料

中研院院士、也是央行理事的李怡庭針對央行貨幣與匯率政策提出 3 大建議,包括應提升央行獨立性、公布匯率干預歷史資料,呼籲央行應該提出清晰且具有嚴謹分析為基礎的貨幣政策架構。

中央社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中央社,商益獲授權轉載。

中研院院士、也是央行理事的李怡庭今天針對央行貨幣與匯率政策提出 3 大建議,包括應提升央行獨立性、公布匯率干預歷史資料,呼籲央行應該提出清晰且具有嚴謹分析為基礎的貨幣政策架構。

中研院經濟所今天舉行「台灣貨幣金融改革」論壇暨記者會,包括央行副總裁陳南光也出席閉門座談,並跟美國聯邦銀行多位貨幣政策高層進行意見交流,會後「台灣貨幣金融改革」研議小組也提出白皮書初稿。

作為研議小組成員,同時也是新任中研院院士、現任央行理事的李怡庭,針對央行貨幣與匯率政策提出 3 大建議。

李怡庭指出,第一是提升央行獨立性,審視央行的地位,不應該視同為一般國營事業,使央行具備獨立的預算權,避免盈餘繳庫的績效壓力。

李怡庭解釋,台灣央行是被歸類在隸屬行政院的國營事業,依法要盈餘繳庫,央行預算、決算等都要經過行政院、立法院審查,但是操作貨幣政策的重要支持是預算的獨立性,央行這部分比較弱化。央行傾向助貶的匯率干預、極低的利率跟龐大的外匯存底,是否可能跟央行盈餘繳庫的考量有關。

李怡庭指出,各國央行確實有賺錢會有一部分要繳回國庫,但是如果透過法條規範,強制性恐過高。

第二,建議央行應該公布外匯干預的歷史資料,落後一段時間公布也可以。李怡庭表示,學術研究上,很多研究者都都找不到央行外匯干預的歷史資料,通常學者只能改用外匯存底或央行國外資產的變動量當作央行匯率干預的替代變數。

李怡庭舉例,包括日本、南韓、新加坡等 43 個國家都有公布外匯干預的月資料或是季資料,美國是落後 2 年公布,台灣也可以延遲5年,呼籲應公布歷史資料,在相關計算上才有更精確的結果。


第三,呼籲央行應該提出清晰且具有嚴謹分析為基礎的貨幣政策架構,促進透明度跟可究責性,提升貨幣政策的有效性。

李怡庭指出,央行在 2020 年放棄以 M2(廣義貨幣供給)成長率為目標的貨幣政策架構,目前是在沒有明確貨幣政策目標(target)下執行貨幣政策。貨幣政策架構可以為政策決策提出明確的依據,可作為央行跟民眾溝通橋樑,有利於通貨膨脹預期的管理。

「臺灣貨幣金融改革」論壇暨記者會

 

責任編輯:陳涵書
核稿編輯:李柏鋒

 

延伸閱讀:
央行:數位貨幣(CBDC)雖有效率但複雜
央行決議升息半碼,重貼現率 1.5%

Copyright © 2022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