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2022/05/30

波克夏股東會聚焦抗通膨,巴菲特:最佳策略是投資自己!

一年一度的波克夏股東會在四月三十日舉辦,受到疫情影響,睽違兩年後終於又回到實體舉辦,巴菲特、蒙格以及預定接班人阿吉特、葛雷格都在講台上回答股東的詢問。

李柏鋒 2022 BRK
Photo Credit:BRK

一年一度的波克夏股東會在四月三十日舉辦,受到疫情影響,睽違兩年後終於又回到實體舉辦,巴菲特、蒙格以及預定接班人阿吉特、葛雷格都在講台上回答股東的詢問。一開始,巴菲特先說明剛公布的第一季財報,認為在疫情影響下,員工沒失業、營業利潤有七十億美元,情況還是不錯的。

投資,就是把錢放在安全與有用的地方

巴菲特也簡單說明波克夏是怎麼進行投資的,蒙格的名言是:「如果我知道我會死在哪裡,那我就永遠都不去那裡。」其實投資就是這樣而已,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波克夏幫股東投資的做法就是希望把錢放在最安全的地方,也希望把錢放在最有用的地方。

相較於過去幾季,波克夏似乎找不到投資標的,今年的三、四月,波克夏投資了不少短期公債和股權,但巴菲特仍然握有大量現金,並且說現金就像是企業的氧氣,一些企業會聽信投資銀行的推銷而去買金融產品,即便那些產品聽起來很安全,但波克夏就只是用現金的方式持有,畢竟你不能讓別人控制你的「氧氣」。

巴菲特用兩張紙鈔說明法定貨幣的概念,並且提到 2020 年 3 月或是 2008 年的兩次危機中,其實聯準會都做得很好,讓市場免於崩潰,這就是聯準會可以做的事情。但如果是加密貨幣,就不會有這樣的角色出現,遇到情況可能就無法解決問題了。

華爾街像是賭場,透過投機交易來賺錢

有股東問,近期的投資是怎麼決定的?巴菲特回答,就是慢慢買,波克夏花了兩週的時間,買下14%西方石油的股份,但巴菲特也意有所指地說,有些壓倒性的公司,好像在賭桌上放籌碼似的,兩、三天的時間就想買下一家大公司。這番說法,不禁讓人聯想到最近馬斯克收購推特的行為。

巴菲特喜歡用買下農場來解釋什麼是投資,你買了農場,不會說以後能漲幾倍,也不會打電話到處說哪裡長了什麼作物,就是把農場經營好,產生收入。但是股市交易不是這樣的,交易員會教你該怎麼買、賣,可是這裡面大家都沒有把事情想清楚,這也是為什麼股市的波動這麼劇烈,常常發生瘋狂的事情。波克夏怎麼做呢?就做自己懂的事情,而不是覺得自己比別人聰明。夠理智,才是投資需要的特質。

蒙格也說,過去沒看過這麼瘋狂的情況,交易者瘋狂的賭博,很快買近又很快賣出,不過也就是種賭博行為,對比出波克夏長久堅持的理性投資方式。巴菲特補充,波克夏不會去看待價格的差異,而是以正確的態度長期堅持做對的事情,不必去顯露自己好像很聰明的樣子。

兩人也談到了券商 Robinhood 以遊戲化機制鼓勵投機交易是很邪惡的,而如今該公司宣布裁員和活躍使用者減少,上週跌破每股 10 美元。就像老天開始伸張正義,終於讓 Robinhood 承擔應有的代價。

Telematic 技術改變了汽車保險市場

股東分別問了兩位接班人,其中葛雷格回答在 BNSF 鐵路公司的業務一切良好,而阿吉特則揭露了更多 GEICO 保險公司所面臨的競爭,剛公布的第一季財報顯示保險事業的收入大幅下降。

汽車保險的業績承擔壓力的原因,是因為對手早就導入了 Telematic,也就是 Progressive 這家保險公司,讓保戶只要願意在自己車上裝一個可以了解駕駛開車模式的裝置,就可以節省保費,這個模式不但讓汽車保險的價格更有競爭力,也讓風險的精算可以更精準,這就是為什麼 Progressive 在利潤或成長上都超越了 GEICO。不過 GEICO 雖然慢了快十年,已經在努力趕上。

不過過去也有討論到,汽車保險這個產業最致命的衝擊,很可能是自動駕駛。當自動駕駛比人為駕駛更安全、事故機率更低,汽車保險產業很可能因為科技的發展而被終結。

在風險上,股東分別問了兩位接班人,其中葛雷格被問到能源公司如果遭受網路攻擊,該怎麼辦?阿吉特則被問到,保險公司在出現核子攻擊時,又會有什麼結果?蒙格則直接了當的回答:其實沒有真正理想的解決方案。巴菲特說:「我們沒有辦法為這樣的情況出保單,這種情況真的發生了,我們也束手無策。這種風險是大家共擔的,波克夏沒有辦法在這樣的風險下去保護你們,還好的是我們到目前為止相對來說運氣還是比較好的。」阿吉特回答,核子戰爭的風險無法合理估計,所以在保單上會直接排除,但終究這是個複雜的問題。

通膨時期該怎麼投資?

股東問,巴菲特可不可以推薦通膨時期,如果要投資會投資哪一家公司?巴菲特並沒有正面回覆,而是說不會只選一家公司的股票,但也直接告訴股東,可以做到最好的事情就是找到一間擅長的事情,例如成為最好的醫師、最好的律師,讓別人願意付給你錢交換你的服務,你具備的能力別人是拿不走的,而且通膨也不會打擊到你,因為別人需要你的能力,你能用合理的價格去做交易,這就是最好的投資。

蒙格則補充,如果成立自己的退休帳戶,朋友建議你要在裡面放比特幣,直接說不!為什麼蒙格會突然提到比特幣呢?可能是因為最近美國的資產管理公司富達讓退休帳戶的投資人可以在自己的帳戶裡選擇投資比特幣來抗通膨,而順便提出反對意見。

巴菲特繼續說,一定要找到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這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去尋找。有的能力跟教育有關,有的沒有,真理是世界上的人們一直都願意為你的才能去付出和進行交換,只要你對別人有價值,就不需要擔心通膨。雖然拳王說自己練了一萬個小時,但是巴菲特說自己就算這樣做,可能也沒辦法變成拳王,總要找到自己擅長的領域,有時候就會突然遇到你喜歡或是做得很好的強項,這對社會是很有價值的。

巴菲特認為很多人都在談論通膨,尤其是好像你只要給他們足夠的錢,他們就可以幫你理財,但問題是根本沒有人知道未來十年通膨會發展成什麼樣子,我們也不知道,但就是做該做的事情。最好的抗通膨行動就是投資自己,讓自己收入持續成長。你的錢也許會被通膨影響,但是你的才能永遠不會。

不過巴菲特也的確認為,通膨其實就是搶劫了每一個人,尤其是那些債券投資人,以及把現金放在床底下的人。

至於通膨對企業的影響,巴菲特認為通膨會讓企業必須準備更多資本才行。巴菲特談到了自己旗下的事業,像是家具店或是珠寶店,價格的確是水漲船高,但是有錢人賺很多錢還是會繼續買比較高級的傢俱。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大家都沒有錢,什麼都買不了,連糖、咖啡都買不起,更別提汽油了。但是現在不一樣,人們的手上其實有不少錢,即使很多產品的價格上漲了,還是買得起,所以都是面臨通膨,但情況不一樣了。

為什麼現在會面臨通膨呢?政府發放了很多錢給很多人,這會讓錢的價值比起以前來說更不值錢,雖然搞不清楚這些錢怎麼發到大家的手裡,理論上每個美國人手上應該要拿到七千美元,但真的是這樣嗎?但總之就是通膨發生了,現在所有的珠寶店業績都比以前更好,大家在疫情後開始消費了,消費者進到店裡,手上有錢,這是現在發生的事情。當你把錢送到大家手裡,通膨就難以避免。

但巴菲特認為這不可避免,如果聯準會沒有這樣做,情況可能會更糟糕,這是重要的決定,但後遺症就是帶來了通膨。巴菲特也讚許聯準會主席鮑爾是個英雄,因為疫情是前所未見的嚴峻,如果沒有採取行動,世界可能會崩潰,聯準會只是做了必要的事情,但也很難預知後來的影響。

投資上的頓悟

巴菲特提到自己投資成長的過程。9歲的時候,巴菲特被爸爸帶去紐約,還參觀了紐約證交所,於是就迷上了投資,開始存錢,11歲的時候開始投資股票,當時自己跑圖書館讀了很多書,也跑去爸爸的辦公室讀書,迷上了股票的交易、技術分析等等的學習,每天花時間讀各種文章,做多、放空,什麼都嘗試。

到了19歲左右,突然讀到一本書,是《智慧型股票投資人》第八章裡面的一段話,讓巴菲特突然覺得以前所做的事情都是愚蠢的。巴菲特在簡報上展示了圖片,說同一張圖,有的人看覺得是兔子,也有人覺得是鴨子,這個思維是可以改變的,改變的過程就是頓悟,當時的巴菲特就是如此,一開始覺得自己還挺聰明的,也很認真讀遍所有的書,並且建立自己的交易系統,結果突然就頓悟了,也改變了自己的一生。

這種事情其實並不罕見,巴菲特可能觀察一家公司十年之久,突然發生一件事情,就讓思維發生重大的改變,這時候就會問自己:為什麼我五年前沒有看到這一點?巴菲特認為自己經常犯錯,但至少在糾錯的這件事情上,做得還不錯。

正確的股東文化

波克夏聞名的是長期持股的股東文化,但是現在市場上越來越主流的是指數基金成為公司最大的持股者,該怎麼鼓勵波克夏這種股東文化呢?

巴菲特認為,他很喜歡波克夏的股東願意信任並且長期持股,但是許多企業並不是這樣經營的,像是很多公司一天到晚頻繁的開法說會、跟華爾街交流,這會帶給市場很多雜音,而股東自然也就來來去去,這樣的公司往往只在乎資本市場的看法,但是卻忽略的公司的營運,而更可怕的是這些主事者都不肯認錯,但有時候我們就是會錯做事情啊!不過卻又可以看到,有時候一些公司前任執行長詐欺而下台,繼任的人會願意站出來說公司有問題嗎?通常是不肯,不過繼任的人上台不就是要解決問題嗎?卻不肯對股東坦白,只說好聽話,自然不被信任,形成一個惡性循環,當然股東也不會長期持股。

所以波克夏很在乎和股東的關係,希望每一個股東都能接收到一樣的資訊而沒有落差,也要讓股東知道波克夏的股票是最好的選擇,清楚地說接下來要怎麼走,建立一個不能允許說謊的文化。

蒙格也感嘆,美國的投資環境一直在變,股東會開始變成線上舉辦,參加的人越來越少了,而且指數基金的角色也越來越重要,這些都跟過去很不一樣。

對比特幣的看法

CNBC 主持人 Becky Quick 問,雖然知道巴菲特和蒙格不喜歡比特幣,但比特幣是不是總有些有用的地方?巴菲特其實已經對這個問題厭煩了,他說有些人買了比特幣,但他自己是不會買的。為什麼呢?如果你擁有全美國的公寓,你能給巴菲特1%的利潤,他會寫一張支票給你買這個權益,農場等有生產力,能帶來租金和產出的投資都是如此。

但比特幣不是。就算你擁有全世界的比特幣,只用 25 美元就都賣給巴菲特,巴菲特也不要,比特幣的價值取決於下一個人給上一個擁有的人付多少錢,而很多人參與了這個賭局,錢在不同的人之間轉來轉去,只是改變了持有者,但這些錢可以用來做很多事。虛擬貨幣的問題在於,你可以發明各式各樣的幣,波克夏也可以出自己的幣,但這到底有什麼價值呢?

蒙格說,自己一生當中遇到了一些事情,讓自己學到要避免一些愚蠢又邪惡的事情,而且會帶給別人傷害,而三個關鍵比特幣都具備了。第一點,比特幣最後價值可能會降到零。第二,比特幣降低了國家貨幣和聯準會的能力,而這是經濟穩定發展所需要的。第三,比特幣讓美國跟中國比起來顯得格外愚蠢,因為中國領導人足夠有智慧,知道要禁止比特幣,而美國還在做各種假設。

巴菲特也說,這樣說會讓一些人感到生氣,但目前美國似乎有點進入到部落文化的情況,大家都非常野蠻,參與起來很有意思,但終究會發展成比較危險的狀態。

 

 

《商益》是一個新成立的財經商業媒體,相信商業是最大的公益,報導專注於讓讀者理解資本力量、商業本質以及財經語言。歡迎加入我們的 Discord 社群,並免費訂閱我們的 Substack

 

 

原始出處: 

Warren Buffett says inflation ‘swindles almost everybody,’ Munger rails against bitcoin, market ‘mania’ at Berkshire meeting

延伸閱讀:
巴菲特接受查理羅斯專訪,談到投資的頓悟、美國的百年經濟

Copyright © 2022 TNL Media Group